劉晨慧:成為TFT教師背後不可或缺的存在

劉晨慧,TFT培訓支持組的教學領導力督導(Leadership Development Officer,簡稱為LDO),見證許多老師成長蛻變的過程,而她原本也應該是老師中的一員⋯⋯
跨出舒適圈 成為老師背後不可或缺的存在
畢業於台師大教育系、輔系人類發展幼教組的晨慧,有感於教育有太多棘手的問題,而體制內似乎又有許多限制存在,因此畢業後並沒有直接進入學校體制內當老師,而是運用自己所學過的教育、幼教、兒童哲學,先在體制外繞繞,希望能找到解決教育問題的多種可能性。
晨慧曾在非營利親子圖書館工作,透過繪本專長建立起培養幼兒語言力的課程,也從無到有建立親子圖書館的教師培訓系統,不過,在完成階段性任務之後,一心想突破自我的晨慧,有了想要轉換跑道的念頭。
在好友的介紹下,晨慧開始接觸TFT,她發現TFT是一個集結跨領域人才、一同為改善教育不平等而努力的地方,「教育的問題是個大問題,這裡卻有各種不同專業背景的人,一定能夠激盪出有創意的解決方法。」於是,晨慧決定跨出舒適圈,進入TFT,航向全新的領域。

培育領導力人才  LDO環島見證教師蛻變與成長
LDO經常會需要到教學現場,透過觀課、議課與面談,使TFT教師看見自身的不足與限制,或是挖掘教師的潛力所在,接著一同訂定目標、找方法、找資源,跟著教師一起邁向卓越,同時在2年內500小時的教學領導力培訓課程,串連各方資源,讓他們有能力成為一名致力於改善教育不平等的領導力人才。
正因為這樣的工作內容,「LDO每個月幾乎有一半的時間都在出差,常常一年都要環島好幾圈。」晨慧說。
「我甚至有幾次睡醒時,睜開眼睛會需要花一些時間思考,因為忘記自己現在是在哪裡,但我真的很喜歡訪校耶!」晨慧興奮的說。她常用『活跳跳的孩子與血淋淋的老師』來形容教師與孩子真實的互動過程,「每個孩子都獨一無二,也因為不同的生命和學習經驗才成為現在的他。」晨慧將老師比喻成發明家,千方百計只為了讓孩子願意拉近與老師間的距離,並且願意學習,進而慢慢發現學習的樂趣。
「TFT老師的養成,就像是珍珠形成的過程一樣。」晨慧解釋,老師得接受讓自己不舒適的砂礫進入,然後真實面對這些不舒適,並長出力量慢慢消化,才能形成美麗的珍珠。而這些砂礫,可能來自於教學現場的挑戰,可能是LDO依據每個教師的獨特性刻意置入的個人練習,也可能是TFT老師覺得自己不夠好的挫敗感。
珍珠形成的過程儘管艱辛,但這之中總有動人的故事發生。
曾有一位TFT的老師,班上有名輕度智能障礙的孩子,他很想要學習,卻跟不上班上進度,這位老師想盡辦法,讓孩子在上課時間執行個別化任務,下課也把握時間確認孩子的學習狀態,雖然辛苦,但看見孩子完成任務時,臉上所展現的自信笑容,一切努力就都值得了。
「這就是我們想看到的孩子的模樣,也是我們想看到的TFT老師的模樣。」此時她閃閃發亮的眼睛,讓人感受到她真心以這些老師和孩子為榮。
擔任LDO一千多個日子以來,晨慧陪著40多位老師,一同經歷新手老師的不容易,曾有位校長告訴晨慧:「我想要很正式的跟你們說聲謝謝。因為每次我只要想到當年新手老師的自己,就覺得要讓新手老師快速成長真的不簡單,所以想好好謝謝這群人的願意。」

再累再難,也要記得自己為了什麼而堅持
除了帶領TFT教師之外,LDO也需扮演前線教師與後勤人員的橋樑,將第一線老師的故事帶回團隊,串聯夥伴的向心力,打破距離限制,讓團隊能夠感受到孩子與老師們的成長及改變,記得大家相聚在TFT「改善教育不平等」的初衷。
「這個工作會不會有掙扎矛盾的時候?當然會!尤其是開了四、五個小時的會,錯過吃飯時間,大家依舊不死心想要辯論出更好的策略、發展出更好的課程的時候,我就很討厭自己和這個團隊仍然還這麼堅持」晨慧笑著說。「後來我們就學乖啦,開會前一定備妥零食點心,這樣我們才不會讓肚子餓成為壓倒駱駝的最後一根稻草哈哈哈!」
對外界來說,LDO的角色就像是集多種技能於一身,可以是人力資源發展,又像是主管擔任檢核目標的角色,也像是公關部門在多重角色間溝通協調,或是產品開發部門創作更好的課程。「都是吧!?這樣的多元和挑戰,也是我為什麼這麼喜歡這份工作的原因!」晨慧說。
LDO之於老師,是不可或缺的重要存在,之於團隊就像是膠水一樣,讓TFT裡的每一個角色,即使因為分工不同、所處位置不同,也能有良好的合作關係,鞏固團隊的凝聚力,不斷朝共同願景邁進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