林芷煊:遇到這麼多人後,溫室的小花終將長大

跟許久不見的芷煊走在訪談的路上,寒暄的字句脫離不了去年暑假的美好歷程。「好想念TFT的大家!」回憶之後,他帶著「鄉愁」般的語調如此說道。
都是「人」的暑假
時間回到去年四月以前,芷煊時常在臉書上看到學長栢元(2016研究追蹤組暑期實習志工)分享TFT的訊息,並深受他的心得感動。於是,對於教育議題有初步認識的他,決定報名實習計畫,成為2017人力資源暨行政組(HR)暑期實習志工。
「接電話其實是一個蠻刺激的過程。」TFT一天的電話數十通,HR的任務之一便是將電話中的訊息正確無誤地傳遞給負責人。然而,這個任務在TFT的辦公室是極具挑戰性的。
「辦公室的大家都太『活潑』了,接電話常常聽不到對方在講什麼,對方可能因此生氣。」這讓芷煊吃了不少悶虧,但他仍輕鬆看待,「畢竟人家也不是故意的,就體諒人家一下。」因此,便可以常常看見他到無人的陽台講電話的情形。
大學專研工商心理的芷煊,也在實習過程中將學術理論應用於實際的人資管理上。如在招募年度志工時,芷煊運用「工作分析」的概念,向各組負責人一一詢問志工所需要的職能或特質,釐清之後才能在未來招募到「對的人」。
此外,在實習一個月過後,HR會發放期中問卷,希望可以了解實習生在工作上的心得與意見。這種心理測驗的題目編排方式,對心理系的芷煊是再熟悉不過了。「那些題目其實都是精心設計的啊!」面對我這個門外漢的質疑,芷煊嚴正聲明。
無論是實習生、後勤團隊,抑或是電話中所接洽到的種種「陌生人」,身為人資實習志工的芷煊,在一個暑假內遇見形形色色的人。他自己回想起來,覺得是個有趣的經驗,「每次都應對不同的人,不同的人都會給你不同的回應。」

原來世界那麼大
然而,在加入TFT前,芷煊就是一個標準的「台北小孩」,在他成長的過程中從未擔憂資源上的問題,也從來不知道有這些問題的存在。「我就好像溫室裡的小花。」芷煊覺得自己總是天真爛漫地活在狹窄的同溫層裡。
當這朵小花首次離家到高雄念書時,他看到了很多以前不知道的事。「我有一個大學同學,來自高雄的小鄉鎮。他跟我說,他是他國中小同學中唯一讀大學的,因為許多人是單親家庭或隔代教養,家中資源有限的情況下,他們必須時常蹺課去工作。」
「原來台灣真的有這種事情!」聽完這個故事後,芷煊感受到很大的衝擊,「教育不是每個人都要有的權益嗎?為什麼會因為出身不好就無法享有呢?」他也因此開始關心偏鄉與教育的議題,並加入了TFT。
某次在畢業季顧展時,他遇見了一位大叔,「他跟我說,因為很多偏鄉的小朋友沒有機會進到音樂廳裡聽音樂,所以他才剛辦完一場給偏鄉孩子的公益音樂會。」這個故事讓芷煊十分感動,「其實有很多人在默默關心這塊土地。」
「考試考得好不好啊,以後工作怎麼樣啊⋯⋯我以前想的都是自己的事。」在加入TFT後,芷煊彷彿進到一個更大的世界,他才察覺原來自己是一個那麼幸運的人,「現在我才會想,我要怎麼把我的幸運分享出去。」

那些充滿能量又閃閃發光的人們
「一開始我對非營利組織的想像比較像是一個『社團』,就只是一群志同道合的人一起做事而已。」芷煊在加入TFT後,有了完全不同的想法,深深感受到非營利組織比社團做的事還要更多更廣。
問及在TFT學習到最多的,芷煊毫不猶豫地回答「高效率的工作方法」。「TFT的網絡真的很厲害耶!」在團隊連結性很強的TFT,每個人都不吝與別人分享,給予夥伴支持與回饋,「這種跟著大家一起做事、一起努力、一起進步的感覺,真的很棒!」
除了工作上的公事外,夥伴之間也建立了深厚的友情,執行團隊正職與實習志工間的「check in」更是打破了傳統公司組織上下分明的文化,從生活上的瑣事至人生目標上的規劃,執行團隊都會認真傾聽並給予意見,「他們(執行團隊)真的是把你當成自己的一份子!」
「TFT就是一群充滿能量又在發光的人,每個人都金光閃閃。」「人」是芷煊在TFT最大的收穫,在這個大家理念相近且溫暖的地方工作,他時常被大家的熱情感動,「你會想要像這一群人一樣,可以做一些什麼事情,就算是小小的事情也可以。」
溫室小花出走的過程總會遇到許多挫折,但因有著一群患難與共的夥伴挺著風雨,總有一天,小花終將長成一棵為人遮蔭的蓊鬱大樹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