黃允則:我要開心地進到教室裡,邀請孩子跟我一起學習

在美麗的花東縱谷裡面有一所學校,它依傍著海岸山脈及中央山脈,從學校望出去盡是如詩如畫的美景。TFT第三屆教師黃允則,便是在這所學校中與學生一同學習成長。
憂心孩子的學習落後
這是一所非常小的學校,學生總數只有17位,大部分的班級只有一到三位小朋友。在允則所教的其中一個六年級班,全班只有兩位學生,「開學第一天就有個小朋友請假,於是我們班一半的學生都不見了!」允則笑著說。
儘管允則不是他們的導師,但他教的科目卻不比導師少,包括英語、社會、綜合活動都由他來教。在教學過程中,允則發現這兩個孩子的能力程度似乎有些落後。像在一次社會課上,允則請問孩子春夏秋冬的氣候會有什麼不一樣,但小朋友僅能回答出「很熱、很冷、很涼」。這讓允則感到十分憂心,怎麼五年級的學生,回答起來卻像是一二年級的小朋友。
這樣的情形甚至也出現在英文課當中。在單靠背誦、不懂唸讀的學習方法下,那兩位孩子雖可以進行 “How are you ?”,  “I’m fine. Thank you, and you ? “這類的基礎會話,然而當同樣的文句以文字呈現時,他們卻無法順利地唸讀。所以允則在帶孩子唸課文的時候,無論是他還是孩子都會感到十分挫折。

積極調整教學方法,卻得不到孩子的迴響
面對這樣的問題,允則決定要調整教學的方法。針對社會課,他在網路上找到有位老師教孩子以黏土自己動手去捏造地形。不過,允則當時苦無手邊沒有黏土,他便改用學校沙坑的土將地形捏給學生看,也讓他們自己動手操作;至於英文課,允則也找到一個網站,它使用英文歌曲填空的方式,讓孩子們練習發音。
允則為了提起孩子的學習動機,想了許多方法。然而有時,付出並不一定會得到相應的收穫:「有時在教室裡面你做了這麼多事情,其實孩子並不一定會馬上給你回饋,下一堂課,他發現你給他的東西不好玩,他就不想上課;或是他今天跟一個同學吵架、心情不好,或是他媽媽今天在家裡罵了他,他心情不好的時候,他就無法參與在課堂中。」可以想見當允則帶著充足的準備來到課堂上,卻發現孩子並不想投入課堂時的挫折。
想教 v.s. 不想學,教師與孩子之間的拉扯
「我每天都在課堂上跟小朋友拉扯,因為我希望他們學,但他們卻不想學。」每天與孩子的拉扯讓允則感到十分痛苦,千百個念頭縈繞在他的腦中:「我今天準備的東西他們會不會不想玩……」、「他今天是不是又發生什麼事情,讓我沒辦法跟他對話……」如此忐忑不安的心情發生在允則每次要踏入教室之前。久了之後,他發現自己進到教室裡面是不開心的:「我會很疑惑我為什麼要進來,踏進去之前我都會想,今天是不是又是不好的開始。」
當老師不再覺得教學是令人期待的事,教室的氣氛便會隨之受影響:「當我開心輕快的語氣說:孩子!我們今天要討論一個很有趣的東西!孩子可能會跟著你一起開心;但若我今天是以鬱悶低沉的語氣說:拿出你的課本,翻開第幾頁……你的情緒孩子其實都感受得到。」
允則明白教師在教室氣氛上扮演著極重要的角色,因此他決定要調整自己的心態,他不想讓孩子覺得自己對教學是抱持消極的態度。

我要開心地進到教室裡,邀請孩子地跟我一起學
允則決定改變自己看待教學成果的態度,「我們都太期待可以看到改變,我希望我帶了這個遊戲之後,他就突然會聽英文歌了,或是他突然變得很喜歡上社會課。可是這個改變不是我做一件事情就可以達到。」如今,他轉變自己的心態,只要學生比昨天多背了一個單字,或是允則發現自己在課堂上多為了孩子做了些什麼,他認為這些都是值得歡欣鼓舞的事。
「我要開心地進到教室裡,邀請孩子開心地跟我一起學,然後我每一天都要努力地去看到他們每一個小小的改變。」允則明白了教室的氣氛是要靠教師與學生共同創造,教與學雙方的努力及改變都需要被看見、肯定。
讓教室的主體不再只屬於教師,而是屬於「彼此」,才能讓教師與孩子都能在教學之路上開開心心的向前邁進。